书哈哈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开局签到先天道体在线阅读 - 第605章 就算是泥塑的像,也得给我接着!

第605章 就算是泥塑的像,也得给我接着!

        第605章    就算是泥塑的像,也得给我接着!

        秦鼎再好,再优秀,终究是个外人;华缇虽是女儿身,但毕竟是他的亲骨肉。

        将自己和先祖打拼出来的产业拱手让人,终归比不上自家人紧紧握在手中更靠谱些。

        而且,说不定秦鼎真的有二十个老婆,听说其中还有比自家闺女长得漂亮的,将来要是真让秦鼎继了位,华缇能不能做大还不一定呢!

        帝释天道:“现在继承者的问题,算是暂时解决了吧,但是这仗肯定是要打,贪安、反战这些臭毛病我是不可能惯着他们的!”

        秦鼎笑道:“继承者这事儿只能算是解决了一半,现在就亮出华缇是继承人这张牌,你觉得他们会买账吗?”

        帝释天皱眉:“那我在这上面岂不是还低了大梵天一头?

        要不你先顶上去?

        到等情势稳定下来,干掉大梵天之后,我再宣布华缇的继承者身份?”

        秦鼎忙道:“别出馊主意!你以为你选了我这个外人,你觉得那些守旧派就能买账了?”

        帝释天不悦道:“那你说怎么办?”

        秦鼎道:“最先要平衡的,当然还是继承者这个筹码。”

        秦鼎笑道:“恕我直言,两位皇子难当重任,那孰延如今已是残废,又有什么资格来争取继承者的位置?”

        秦鼎说话如此直言不讳倒是没有惹得帝释天为此生气,可他仍然有些不悦道:“可你不是答应要医治好他吗?

        怎么,又不治了?”

        秦鼎说:“收人钱财,替人办事。

        治还是要治的,但是我这个无名小卒的医术,你信得过吗?

        那些守旧反战派,他们又信得过吗?”

        帝释天一挑眉:“你是说……造谣吗?

        这是不是有点……不体面啊?”

        秦鼎笑道:“谁知道呢?

        我猜,孰延双腿已废的消息根本就没有出过大梵天的宫殿!”

        “求医问药也是四处碰壁,最后走投无路了,随便找个名不见经传的黑医,死马当活马医,也不是不可能。”

        “而你这个做表叔的,在与那些贵族和天王们的聊天之中表露出对表侄的关心,并且因为对于表侄的伤势‘关心则乱’而将伤势说的有些重了,也是情理之中。”

        “你的真实感受而已,怎么能叫造谣呢?”

        帝释天一笑:“没看出来,你小子,一肚子坏水啊。”

        秦鼎道:“舆论和信息能够成就一个人,也能毁掉一个人。

        不止断腿,希望他跪着爬回家的事情你也帮他宣传宣传吧。”

        帝释天道:“你还真是有仇必报。”

        秦鼎道:“孰延身败名裂,大梵天失去笼络天部势力的筹码,受益最大的,不还是你么?”

        帝释天赞同道:“言之有理。”

        秦鼎又道:“这件事在整个天部传播的越广越好,当然也是越快越好。”

        “如果不能快速让那些守旧反战派因此对放弃大梵天,一个月期限尽时,我当真治好了孰延,谣言变回不攻自破,不禁我的安危难料,你摆好的棋盘也白瞎了。”

        帝释天点点头:“那接下来……”

        秦鼎笑道:“其实,大梵天的招揽手段,只要破除其一,剩下的另一个,就会不攻自破了。”

        帝释天:“怎么说?”

        秦鼎:“对于安逸奢靡和极端享乐生活的保证,是守旧派选择大梵天的理由;而孰延的继承者候选属性,才是守旧派加入大梵天阵营的底气!”

        “这就像是去交易所里采购,交易所中出售的材料是你出现在这里的理由,你手中有充足的天眼石是你敢来到这里的底气。”

        “这二者缺一不可,少了哪一样,你都达成不了交易。”

        “所以,这个时候就不需要我教你了吧?”

        帝释天看着秦鼎那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也是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他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还能被这么一个小辈教育了,而且,还不是简单的教育,是教给他能够颠覆整个天部和整片大陆的方法!

        帝释天沉默的审视了秦鼎一会儿,秦鼎也是轻笑着对上了帝释天的审视,眼神中没有任何的躲闪。

        张扬而放肆,就像年轻时的自己。

        忽然,秦鼎收回了视线,向帝释天轻轻笑道:“天帝,方法已经告诉你了,我还要照顾同伴,孰延的药剂也需要我来调制,就不送了。”

        居然就这么对堂堂天帝下了逐客令?

        帝释天有些摇着头笑了笑,又道:“你这么忙,我又时时召唤你,反而显得我有些不近人情了。”

        “既如此,我便提前问一句:辉山石林的军队在后天凌晨到达,你到底是个什么策略?”

        秦鼎摸了摸下巴,皱着眉头问道:“后天中午,便是始祖迦楼罗王玉像的交付之时吧。”

        帝释天道:“不错。”

        秦鼎也是突然想起,纯青琉璃心已经被自己偷偷取了出来,这场交付,进行的恐怕不会太顺利。

        只是,宝贝都进了自己的口袋,难道还要交出去吗?

        秦鼎道:“既然如此,辉山石林出埋伏的军队便在后日午时发兵,此时也正是夜叉部最弱的时辰。”

        “至于与迦楼罗部的交付现场,还是要请天帝你亲自去盯一下,以免这群诡计多端的鸟人临时反悔。”

        帝释天无语:“条件和规则都已经定下来了,不至于吧?”

        秦鼎心里一虚,面上却是丝毫不显:“唉,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而且,因为之前的公约您已经很久没跨过横河了吧,难道不想去看看吗?”

        “顺便还可以在遗源十四州直接指挥身后长驱直入的军队北上讨伐夜叉本部,指点江山,挥斥方遒你不想吗?”

        帝释天双眼有些凌厉的看着秦鼎,诡异的沉默了一会儿。

        “你小子该不是……迦楼罗玉像……”

        秦鼎连忙打断道:“我对天发誓,我给你的玉像就是从婆诃罗庙里抱出来的!如假包换!不不不,假一赔十!”

        “如果我所言有半分虚假,我就……我就遭雷劈好吧!”

        没想到帝释天的脸色却是忽然变得十分的平淡,随意道:“无所谓,反正到时候老子就算给他个泥塑的!他也得给老子乖乖的接着!”

        秦鼎: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