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哈哈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科普诡异:你管这叫学习主播?!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教科书式的鬼压床(求订阅)

第一百三十四章 教科书式的鬼压床(求订阅)

        “嗷!”

        第二天下午两点多林牧鸽才回到家。

        还没等他进家门里面的小鲛人就冲了出来扑到了他身上。

        “嗷嗷嗷!”

        “哟,柠柠还给你讲故事呢!”

        林牧鸽放下书包后刮了刮小拾一脸上的彩色鳞片。

        在他们全家的轮流教导下,小拾一虽然还是不会说人话,但是已经能听懂人话了。

        “前辈,你这么惊讶干嘛~我可是贴心大姐姐呢!”

        于欣柠飘在空中撅着嘴说到。

        “挺好挺好……”

        林牧鸽打了个哈欠。

        “卜卜呢?”

        他一边享受着海球的服务一边问到。

        “他爬山去了,这几天剧本改来改去的,爬爬山也能放松一下。”

        “确实。”

        “前辈,灿姐呢?你不会把她落飞机上了吧?”

        “没,被李总接走了。”

        到南城后李林宇去接的他,顺便请他吃了顿饭,又探讨了一下后续鬼屋扩建的事宜。

        “噢……对了前辈,你让我邮的东西都到了,同城快递两个小时就到了。”

        于欣柠主动从林牧鸽的包里翻出摄像机。

        “行,辛苦了,我去睡一觉。”

        林牧鸽逗了逗拾一的小脚丫,和她聊了一会儿后钻进了卧室。

        【叶子可:谢谢鸽鸽!章鱼哥的肉和血我都收到了!】

        【叶子可:也谢谢鸽鸽送的大飞蛛蛛丝和人鱼的肉,还有鱼人的鳞片!】

        【林牧鸽:不客气】

        【叶子可:那鸽鸽,我今晚想直播去一下宠物公墓,想让大家看看像我这样的普通人也能安全出入这种地方!】

        【林牧鸽:可以啊,大概几点,我给你发个预告!】

        “舰长真有心了,这次寄的东西还是太少了,这地址以后不定期的寄点儿好东西吧。”

        林牧鸽搂着个骷髅脑袋默默的将地址保存了下来。

        从第一次去南城废弃精神病院开始,林牧鸽的直播就是一天一次。

        他这种科普类的主播甚至比坐台主播以及一些游戏主播都要勤奋。

        粉丝数也即将突破三百万。

        收益什么的每个月甚至能有六位数,勉勉强强够他这一大家子小可爱快乐的活下去了!

        “喂老林。”

        “亮哥。”

        藏狐主任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

        “你修改之后的诡异生物图鉴第一期我已经给你邮过去了,插图都是画出来的,从上个月就偷偷开始画了,你看看要是没问题的话咱们就印刷,出版。”

        “可以可以,谢谢亮哥!”

        “没事儿,你昨天去那个废弃小区,里面的诡异植物可不少呢,等我……明天吧,再重看一遍整理一下。”

        “行,行,然后亮哥你哪有问题直接问我,我大把时间!”

        林牧鸽看着棚顶倒挂着的一只千手说到。

        藏狐主任这个学习热情,真的让林牧鸽佩服极了。

        恨不得立刻送点儿好吃的给亮哥好好补一补。

        【兄弟们!今天下午六点直播做美食!】

        【然后晚上七点的时候一位舰长会去宠物公墓看大飞蛛!到时候我会全程解说,和大家一起看!】

        挂断电话后,他又在小破站上发了个预告。

        “那两位小和尚的事儿改天再说吧……”

        他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前前后后拖延了半个多小时才睡去。

        …

        …

        “噢~这样的吗……”

        二楼的工作室里,于欣柠推了推她上次刚买的粉色无框眼睛严肃的点了点头。

        电脑上是她在某乎上查到的鬼压床技巧。

        虽然是人写的,但她真觉得好有道理。

        自从上次林牧鸽总结了一下古代灵异和现代灵异的吓人区别后,她就在努力练习鬼打墙和鬼压床的技巧。

        她还在网上查到说鬼压床在午睡的时候是最容易出现的。

        尤其是舟车劳顿后的午觉!

        所以今天就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前辈,等一会儿给你个惊喜!嘿嘿~”

        于欣柠抿着小嘴,已经摩拳擦掌起来了。

        “嘶……”

        “呼……”

        “这样是不是更好一点儿……”

        “不会真把前辈压死吧……”

        “啊这个姿势……”

        “好难保持……”

        “前辈什么时候醒啊……”

        下午五点多,林牧鸽半梦半醒迷迷糊糊之间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嗯……”

        “……嗯?”

        他打了个哈欠想翻个身,但是好像动不了……

        而且……好重,什么东西……

        “……”

        “嘶……”

        “……柠柠……”

        “……你在……干什么……”

        “……拾一,怎么连你也……”

        林牧鸽半撑着身体眯着眼,看到眼前的景象愣了足足十秒钟后才战术后仰了一波,颤抖的深吸了一口气。

        柠柠像是一个翻转过来的凳子一样,仿佛是那种瑜伽的拉伸,双手双脚倒撑着身子压在他的被子上。

        仰着脖子长发垂下,没有刘海儿的小脸远远的,两个可爱的小酒窝极为显眼。

        “怎……怎么样前辈!鬼压床!”

        于欣柠兴奋的说到,但因为这个姿势的困难,导致她的身体带动着声音也抑制不住的颤抖着。

        在她的身下,小拾一捂着嘴等着她天蓝色的大眼睛同样一脸兴奋的抱着林牧鸽的两条腿。

        “是不是已经……已经开始窒息了?”

        “前辈……你……你求求我我就……我就放过你!”

        于欣柠倒着吹了吹她的长发。

        “……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林牧鸽很是痛苦的说到。

        的确,的确已经快窒息了,而且被子也要被压坏了。

        “嗷!”

        他话音刚落小拾一就松开了他的腿,柠柠也终于撑不住倒在了他的身上。

        浑身香汗淋淋的。

        “哼哼!我能吹一辈子了!”

        “……确实……”

        林牧鸽闭着眼点了点头。

        这种程度的鬼压床,说实话,他是闻所未闻过见所未见过啊……

        “嗷嗷嗷!”

        小拾一用小脸蹭了蹭林牧鸽的胳膊。

        她甚至还在安慰林牧鸽不用伤心。

        “你……做的很棒!”

        看着小拾一可爱的小脸和柠柠在床上气喘吁吁的模样,林牧鸽也只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柠柠用怕自己的方式得到了体重。

        现在估计也就十一二岁的心智吧……

        都是孩子,都是孩子……

        他拍了拍于欣柠的小脑袋。

        “嘤嘤嘤,前辈~你夸小拾一都不夸人家的嘛~”

        “夸,好,这个鬼压床简直……教科书级别。”

        林牧鸽冲于欣柠竖起了大拇指。

        “嘤嘤嘤~也没有那么好啦~”

        于欣柠扭着身子红着小脸说到,身子都已经飘到上面去了。

        “我睡了也挺久……”

        林牧鸽伸了个懒腰拔下手机。

        五点四十了,马上六点他就要直播了。

        “放心鸽鸽,我不会说的!这段录音绝对保密!”

        他拉着小拾一推开门,就看到外面和千手一起用自己脑袋当球玩的季凡卜。

        “啥录音?”

        林牧鸽挠了挠头。

        “就……你们在里面……干那种事情的录音咯!”

        季凡卜的身子晃了晃手里的手机,然后点开了录音。

        “不会把前辈压死吧?”

        “这个姿势好难……”

        “……已经窒息了……”

        “求求你放过我……”

        “我能吹一辈子……”

        “你做的很棒……”

        断断续续的声音从季凡卜的手机中传出,林牧鸽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些话……确实是从他和于欣柠嘴里说出来的……

        但是……说柠柠只是在鬼压床会有人信吗?

        “嘶……”

        “放心鸽鸽,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的!”

        季凡卜拍着胸脯保证到。

        “……行吧……”

        林牧鸽洗了把脸清醒了一下。

        看到于欣柠已经从降智状态下恢复正常,他也打开了直播。

        “大家晚上好,现在是六点整,我简单做俩菜,今天主要是解说我舰长去看大飞蛛,到时候我一边吃一边解说。”

        下午他发的直播预告预约人数已经破万。

        所以他刚开播直播间里就有了五万多人。

        “舰长牛”

        “大飞蛛:感谢大自然的馈赠【狗头】”

        “鸽鸽也太敬业了吧,距离上次直播还不到二十四小时!”

        “生产队的驴都不敢这么干【狗头】”

        “卷!卷起来!”

        “《简单做俩菜》”

        一排排弹幕闪过的同时,林牧鸽已经从浴缸里拿出了一团大飞蛛的蛛丝。

        “好久没吃大飞蛛的蛛丝了兄弟们,今晚一边看大飞蛛一边吃。”

        “泡一泡是先让蛛丝里的微生物排泄一下,也就是清理一下其中的杂质。”

        林牧鸽把又白又滑的蛛丝放到了厨房,然后又从包里拿出了昨天采的血苔。

        “今天就这俩菜,一个凉拌血苔,一个炸蛛丝。”

        他固定好摄像头后撸起袖子说到。

        “鉴于上次柠柠被吓到降智,我这次……特地邀请了一只千手来辅助我。”

        “当然它也是完全自愿的哈。”

        林牧鸽强行拉过一直千手,然后立刻反锁上了厨房的门。

        “做蛛丝的步骤就不用我赘述了,我看小破站上甚至已经有鬼畜视频了。”

        他轻车熟路的给蛛丝裹上面粉,全副武装后让千手给蛛丝下锅。

        伴随着刺啦的声响,一场厨房中的巅峰对决也终于展开。

        “呜呜呜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鸽鸽大战蛛丝”

        “名场面合影!”

        “蛛丝加油!”

        “!!!鸽鸽这个走位也太细节了吧!”

        “飞了飞了!蛛丝飞起来了!”

        “好防守!鸽鸽的攻击转换防守太丝滑了!”

        “致命一击!”

        在一排排的弹幕下,林牧鸽经过三分钟的鏖战终于再一次战胜了蛛丝。

        “辛苦了。”

        看着蛛丝悲壮的倒下,他也放下锅铲锅盖,擦了擦口水,深鞠了一躬以表达对食物的最高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