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哈哈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弼马温生涯在线阅读 - 第18章 马市卖马

第18章 马市卖马

        事实证明,乔小龙是多虑了。

        马车一路畅通无阻的就进了天堂县,别说了看“过所”了,那守城的几个官兵刚见到领头的中年汉子,便纷纷抱拳,齐声称道“二爷”。

        好家伙,刚才还义正言辞,法令呢!重罪呢!

        这徇私枉法也太明目张胆了。

        对这中年汉子的身份,乔小龙自然是感兴趣的,但现在当务之急是完成任务,出门在外闲事还是不听不问的好,况且这人的背景明显不寻常,最好不要惹祸上身。

        因此,刚一进城,乔小龙就翻下板车,上前冲那中年汉子致谢道别。

        那中年汉子倒也没有为难乔小龙,大方道:“小兄弟去寻亲吧,不过你是我带进城来的,可千万不要惹什么麻烦,如果日后遇到了困难,也可以去我说的地方找我。”

        乔小龙不知道怎么接这话。

        老哥,如果我找不到马回不去,说不定还真得去投奔你。

        再次致谢,乔小龙便和中年汉子的车马队分道扬镳了。

        离开了车马队,乔小龙一边走,一边打量起了这座古代的小县城。

        实话实说,亲身体验的感觉并不好,城内道路狭窄、土地坑洼就不说了,这个年代可是没什么垃圾归类和地下水处理的,一些街巷堆满了垃圾,异味十足。

        这可和电视剧里的拍摄场景差远了。

        县城不大,走街串巷了一个多个小时,乔小龙基本把整个天堂县逛了一遍。

        坏消息是,进城以后他没有看到任何一匹马。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解读,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基本上可以推断,有马的地方很有可能就有他要捕获的任务马匹,少了很多干扰项。

        路上拦住了一位行人。

        乔小龙问道:“大哥,我有急事需要匹马,咱们天堂县哪儿有卖马的?”

        行人回答道:“如果临时用马的话,有几家客栈可以租马,不过要付定钱,如果要买马的话,就去西城的牲畜市场,那里卖什么的都有。”

        思考了片刻,乔小龙决定先从马匹更多的地方查起,向行人请教了牲畜市场怎么走,行人也很热情地指了路。

        顺着行人指的方向,一路又问了几人,乔小龙很快赶到了西城的牲畜市场。

        一进牲畜市场,他差点没呕出来,这市场里人潮涌动,穿流如河,乔小龙忍着和他人甚至是牲口摩肩擦踵的不适感,不停往市场深处走去。

        忍住,忍住!

        乔小龙一只手臂将蛇皮包夹在腋下,另一只手捂住口鼻。

        挨得太近了,古人本来就经年累月不洗澡,他们身上的异味混合着牲口们的臭味,真的让人胃里翻江倒海。

        好在市场还是有基本管理秩序的,卖不同牲畜的就在不同的区域,一些卖马或驴的商人都聚集在了市场的最里面。

        没过多久,乔小龙就挤了过来,这里的环境还算好,毕竟马和驴卖的贵,买的人相对就少。

        乔小龙打眼一扫,这里起码有好几十匹马。

        他找了个僻静地方,戴上耳机,拿出手机小声道:“智能助手,商量一下,这么多马我实在看不过来,能不能开一下那个【高速运转模式】,帮我鉴别一下任务马匹在不在这里就好。”

        【智能助手】:尊敬的弼马温,本系统无法违背预设的规则和指令,此外,相马是弼马温应当具有的必备技能,请你提高业务水平,祝你工作顺利。

        乔小龙:“……”

        靠,职场pua啊,你怎么不和那猴子聊一聊相马的业务水平!看他砸不砸你!

        看来带《中国古诗词精选》也不靠谱,下回得把爷爷典藏版的《伯乐相马经》带上!

        收起了手机,乔小龙重新回到市场,挨个审视起了那些马匹。

        自从做了弼马温,乔小龙能明显感受到自己的马匹亲和力上升了不少,被捆马厩时大豁牙啃茅绳救他、人马大战时另一匹黑马为他冲撞赤兔马,都可以印证这一点。

        所以当然上前观察那些马匹时,这些马匹都异常的配合。

        “……好吧,也不是你。”轻轻按了一匹小灰马的脑袋,乔小龙叹了一口气。

        连着看了十几匹马,乔小龙基本可以确定,这牲畜市场里主要是种马和驽马。

        按照《周礼·夏官》所说,马有六属,分别是种马(繁殖用)、戎马(军事用)、齐马(祭祀用)、道马(驿传用)、田马(狩猎用)、驽马(杂役用)。

        这也是天庭员工app划分马属的标准。

        备选天马,不大可能是种马或驽马吧?

        “后生,你都看了十几匹了,你到底找什么马啊?”一个马贩子嗞着牙花道。

        “我在找一匹有缘马。”乔小龙像个怨妇一样唉声叹气道。

        “神经病。”马贩子翻了个白眼。

        乔小龙没搭理他,果断奔向了下一个马贩,可就在他不经意扫了一眼时,市场角落里的一人一马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那卖马的人明显不是马贩,因为他只有一匹马。

        那人披着一件灰色的麻布,整个人头发蓬乱、胡子拉碴,眼窝深陷,脸色也是蜡黄,时不时还有些咳嗽,十分无精打采,明显就是生病了。

        而他背后的木桩上,则拴着一匹羸瘦的黄色马匹,额头插着根茅草,肋条显露在外,头顶有一撮白毛成满月状。

        这匹马本身并不扎眼,看起来甚至有些瘦弱,不过它却一直半蹲在主人的身旁,让主人靠在它的身上,时不时还蹭蹭主人,灵气十足。

        乔小龙心念大动,有一种独属于弼马温的第六感告诉他,那应该就是他要找的任务马匹!

        乔小龙拿出了手机,挣扎了片刻,复又放下。

        唉,他的心也不是铁打的,吕布大家大户又带着人砍他,收了他九匹马也就收了,没什么心理负担。

        可这哥们儿,看起来太惨了!

        把马一捉,拍拍屁股走人倒是简单,但乔小龙实在于心不忍。

        叹了口气,乔小龙挎着背包走上前去,拱手朝那病汉施了一礼。

        “这位好汉有礼了,我想买你的马,不知道你卖多少钱?”

        那病汉闻声后缓缓睁开双眼,然后站起身来,冲乔小龙还了一礼,声音虚弱道:“此马无价……好叫小兄弟得知,这匹马与我生活多年,随我缉凶拿盗,亲如兄弟,如今我困病交加,自身难顾,实在无力照顾它了,如果小兄弟能好生对待它,随便给些银钱,你牵走便是。”

        话罢,病汉拿掉了马首上的茅草,双目留下两行清泪,扭头松掉了手里的缰绳。

        那马儿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不停用头拱着病汉。

        看到这一幕,乔小龙心里也不好受,但总觉得画面有种诡异的熟悉。

        当这次穿越后所有的碎片拼凑在一起时,乔小龙猛然抬头。

        “敢问好汉大名?”

        “咳咳……山东历城人,秦琼秦叔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