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哈哈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弼马温生涯在线阅读 - 第19章 抢马

第19章 抢马

        秦琼秦叔宝。

        乔小龙浑身一震,眼睛赫然放光,惊喜之余又有些玩味,总之目光复杂。

        这位……未来是同事啊。

        是不是你,门神爷?

        当然了,“门神”之类的是开玩笑,乔小龙对秦琼的了解,主要还是来自于单田芳先生的评书,他跟着爷爷的时候可没少听。

        仔细端详之下,秦琼还真是肩宽背阔、面似淡金,虽然一脸病态,但仍然有股掩盖不住的英气。

        不过话又说回来,秦琼卖马,这是遇到经典剧情了?

        那这次的任务马匹也就不言而喻了,乔小龙上前轻抚了那匹黄马的脖颈,黄马没有反抗十分乖顺,和赤兔的嚣张高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黄骠马,又名透骨龙。

        据评书里讲,这匹马具有一个女生都羡慕的特点——吃不胖体质,不管怎么喂草料,他的肋条都翻露在外,故名透骨龙。

        看到异常乖顺的黄骠马,秦琼眼角含泪欣慰道:“小兄弟与黄骠有缘啊。”

        “秦大哥,这马我要了,你有什么难处需要我帮忙吗?”乔小龙真诚发问。

        实话实说,乔小龙是真的想帮忙,毕竟他也没有这个时代的银钱,秦琼要价再少他也是买不起的,如果真能做点什么帮秦琼脱困,也算以抵马资了,再不济,他包里还有些稀罕玩意可以拿去卖。

        但秦琼上下打量了乔小龙一番,见他破衣烂衫,推辞道:“多谢小兄弟好意,秦某是历城县的马快班头,奉命前往潞州公干,途中不幸染病于此、盘费耗尽,前些日子已典当了家传宝锏,如今卖马实在情非得已,黄骠与小兄弟有缘,我心甚慰,小兄弟随便给几两碎银便可,还请善待好黄骠。”

        乔小龙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门神爷,不是我不想给,是我真的给不起啊。

        眼看画面就要变得尴尬起来,一道豪迈硬朗的声音从人群中传了过来。

        “荒唐!卖马而不识马,可笑可笑,几两碎银岂能卖掉此等良驹!”

        这人明显只听到了秦琼的后两句话。

        乔小龙和秦琼闻声望去,只见一个身着华服的中年汉子领着三两随从从人群中走出。

        乔小龙微微惊愕,竟然是……熟人。

        没错,来的正是带他进城的那名中年大汉。

        中年大汉和几名随从看到乔小龙时也是微微一怔,旋即恢复表情,向二人走了过来。

        “小兄弟的要紧事可办完了?”中年大汉率先笑着打了声招呼。

        “大哥,正在办……”乔小龙神色复杂。

        你出现的真是时候,也真不是时候。

        解了围是一方面,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家伙要和自己抢马了。

        果然,中年大汉身后的一名小弟很懂眼色,知道有些话不能让大哥说,便瞪着乔小龙大声道:“喂,我们二爷说这是匹好马,那它一定是匹好马,你要是没钱,就闪一边去,休想贪小便宜!”

        乔小龙闻声望去,嚯,还是熟人——阿宝!真是个合格的小弟。

        “阿宝,相识一场,不得无礼。”中年大汉淡淡呵斥。

        好家伙,这是红白脸给自己做戏呢……

        见乔小龙没有回答,中年大汉背手笑道:“小兄弟,如果你说的要紧事就是买马,这市场里的马你可以任挑一匹,我来出资,这匹宝马就割爱给我如何?”

        其实对于这个中年大汉,乔小龙是很有好感的,他不仅豪爽热忱,还没有什么架子,放在这个时代十分难得,绝对是个人物。

        要是其他事,乔小龙也就让了,但这马……

        乔小龙拱手抱拳,略带歉意道:“好汉,这马就是我的要紧事,实在不好意思。”

        听到乔小龙拒绝后,中年大汉先是有些惊讶,随后脸色微沉,眼神逐渐变得锐利,似乎有些不满乔小龙拂了他的面子。

        其实他生气也是正常,毕竟他才帮过乔小龙不久。

        在他眼里,让一匹马不是什么大事。

        “二爷,我就说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狼心狗肺的,在城外他口口声声说什么结草衔环铭记于心,进了城他连这点儿面子都不给你,看我抽他!”

        阿宝义愤填膺,上前就要揍乔小龙。

        可他的手刚伸了出去,便被人一把抓住了手腕,阿宝抬头一看,拿捏住他手腕的正是那卖马的蜡黄脸病汉。

        还不待阿宝还手,秦琼便抢先一掌拍在了他的胸口,将他推开了两步。

        这边的秦琼也因为动作过大,站立不稳,接连咳嗽了好几声。

        “秦大哥,你没事吧。”乔小龙扶住了秦琼,关切问道。

        “没事没事……”

        那边中年大汉也伸手帮阿宝稳住了身形,目光略有深意地看了秦琼几眼。

        “这位兄弟,此马是难得一遇的良驹,几两碎银便卖了它,实为不智,况且辱于乡野人之手,也是憾事,不如将他卖给我如何?我愿出资百两。”中年汉子见乔小龙油泼不进,直接改换了目标。

        “咳咳。”秦琼咳嗽两声,拱手抱拳道:“好汉,我与黄骠感情深厚,如今窘迫卖马,也只是想替它寻个友善人家,黄骠与这位小兄弟亲近,是缘分,况且人无信则不立,我既然已答应卖给这个小兄弟了,不能反悔。”

        中年大汉闻言也不恼怒,反而面露欣赏,有种英雄惜英雄的感觉。

        他思索了片刻,冲乔小龙抱拳笑道:“小兄弟,刚才多有得罪了,这位兄台言而有信,不肯将马卖给我,那我们做个交易如何?我纹银百两向你买这匹马,不过你要答应我,分五十两给这位兄台,你拿着另外五十两,可以另选好马,应该还有富余。”

        乔小龙看出来了,这个中年大汉是真的豪气干云,他这么做是有意帮助秦琼。

        如果不是任务,乔小龙肯定就顺水推舟了,搞到现在自己像个小人。

        不行,我也得拔拔逼格。

        沉默了片刻,乔小龙回礼道:“秦大哥信我,将黄骠托付给我,我当着他的面把马卖给你,岂不是更证实了所托非人?”

        中年大汉面色一滞,无言以对。

        乔小龙眼睛一转,计上心头,继续道:“我与秦大哥诚心交易,好汉虽然爱马,但应该也不是强人所难之人,之所以出言阻止,应当是不想让秦大哥吃亏,想帮衬他一二。”

        哼,让你红白脸给我做戏,我也把你抬起来,看你还好意思抢马不。

        中年大汉看了看乔小龙,深以为然,点了点头。

        乔小龙继续道:“既然如此,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所有人都得偿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