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哈哈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弼马温生涯在线阅读 - 第26章 贯口小姐

第26章 贯口小姐

        乔小龙目瞪口呆。

        妹子,你这段贯口有点耳熟啊!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好好的火就烧到我身上了?

        我炒作?我看你们才是在人为制造冲突吧!要不说有些无良记者是缠人的鬼呢,你就是没事儿,他们也能从你身上榨出点事儿来。

        “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有些生气的乔小龙懒得辩驳,直接甩出了一句渣男语录。

        “乔先生,群众需要一个解释,百姓需要一个真相。”

        董思思将话筒杵在了乔小龙嘴前。

        瞥了一眼suv车身上的十几个大字,这句话好像是他们的slogan。

        “你有毛……”

        看着大刘肩上摄像机闪烁的灯光,乔小龙把最后一个“病”字咽了回去,翻了个白眼,直接推开大铁门走了。

        可这边他刚走不远,那边的董思思已经开始对着镜头道:“观众朋友们,现在我们是在小王庄乔家马场的大门口,当事人乔先生拒绝与我们沟通,将我们拒之门外……”

        “进来进来,你们进来。”乔小龙无奈冲他们招手。

        竟然怼在我马场招牌下面拍摄,开什么玩笑,我还要做生意呢!

        乔小龙打开了大铁门,将三人让进马场,摄像大刘在编导的示意下,扛起摄像机就开始四处拍摄取材。

        乔小龙也没拦着,趁着这个间隙,将董思思拉至一旁。

        “董记者,你们到底要干嘛呀?”乔小龙无语道。

        “追寻真相!”董思思笃定道。

        嘿,这女孩还真头铁!你这样可聊不下去了。

        “可我给你们说的就是真相,我和施工队之前确实有纠纷,但后来和解了,你说我炒作,但视频热度上去以后,我有趁着热度做其他事吗?”乔小龙摊手无奈道。

        董思思听到乔小龙的辩驳后,表情有些懵,嘴巴张了张,但什么也没说出来。

        害,跟她说也是白说,这明显就是一个只会说套话,反应又慢,想法又天真的小姑娘,真正说的算的是那个编导。

        “董记者,插一嘴啊,你上班多久了?”乔小龙问道。

        “之前培训了一个月,今天是我正式上班的第四天,也是第一次出外勤。”董思思老老实实回答道。

        真的是生瓜蛋子啊,也难怪出外勤还会有个编导跟着。

        不过话又说回来,上班一个多月就能当记者出外勤,这小丫头背景不简单吧?

        乔小龙挠头道:“您是做新闻工作的,追求真相我理解,但总得实事求是吧,你们这么大动干戈的随意揣测报道,往小了说影响我们朋友间的感情,往大了说是歪曲事实、欺骗百姓、操纵舆论,这是影响十分恶劣的社会问题,是城市的顽疾,是社会的毒瘤……”

        董思思明显少不经事,被乔小龙这招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挤兑的慌张无措、面红耳赤。

        看,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对方要是只有羞耻心、讲道理的小白兔,就好拿捏,要真遇到那些不讲理的牛皮糖、滚刀肉,可就不好办了。

        “我知道……可是,张导说……没有素材,要多寻找话题和冲突。”

        董思思紧张之下,把她和编导的话全撂了。

        素材?话题?冲突?

        乔小龙一怔,旋即看向气定神闲指挥摄像的编导一眼,气得牙根儿痒痒。

        无良媒体人嘿!

        但生气归生气,乔小龙又不可能像对付卜文他们一样,把马放出来踹他一脚。

        想了片刻,乔小龙眼珠一转,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主意。

        他们说的有一定道理啊,自己开门做生意,送上来的热度,不蹭白不蹭!

        “董记者,跟我去看看马吧。”乔小龙提议道。

        “啊?为什么要看马?”董思思有些不明所以。

        “你们不是要素材、话题和冲突吗?之前那条视频可以挖掘的点有很多,没必要非揪着涉黑问题进行深挖嘛,我看有很多评论对我家的马,甚至对我这个人都感兴趣的。”乔小龙自荐道。

        见董思思眨巴着大眼睛不说话,乔小龙继续引导。

        “感动中国版:坚守在马场里的95后。”

        “经济新闻版:马场经营惨淡,上阳养马业将何去何从?”

        “网络噱头版:马儿最通灵性,为什么集体狂躁?

        “你看,这不都是话题和看点吗?”

        “干嘛非揪着今日说法版不放呢?”

        乔小龙循循善诱,压榨出了自己为数不多的传媒天赋。

        董思思未予置评,抬头看了看乔小龙,小声道:“我得和张导商量一下。”

        话罢,她就朝编导跑了过去。

        就在她和编导一言一语商量的时候,卜文这边也从青砖小楼里出来了,上前就搭在了乔小龙的肩膀上,俨然一副亲密的模样。

        “乔老弟,搞定没有?”卜文小声问道。

        “还没有……别搭我肩膀,你一身的土和汗,怪臭的。”乔小龙嫌弃道。

        卜文也不在意,收回了胳膊,笑嘻嘻打听道:“乔老弟,屋里那个小姑娘是你什么人啊?上次没见过。”

        “我表妹。”乔小龙胡诌,然后问道:“她咋了?”

        “这姑娘虎了吧唧的,带皮儿的荔枝直接往嘴里吞,要不是我拦着她都得被噎死。”

        乔小龙干笑了两声,解释道:“北方姑娘,估计第一次吃荔枝……”

        “北方姑娘啊,怪不得长了个大高个,腿够长的。”

        “是啊是啊,腿也有劲儿,一脚能把人踹飞六七米……”乔小龙饱含深意道。

        很快,董思思和编导就结束了沟通,那编导径直向乔小龙走来,斯斯文文地礼貌一笑,算是打了招呼。

        看,蔫儿坏的人从皮相上是看不出来的。

        “乔先生,刚才思思和我说了您的想法,我觉得可行,不过在此之前,还是需要您和卜先生配合我们录一个采访,解释一下之前的误会,可以吗?”编导道。

        卜文一脸苦相,不情愿道:“还要录采访啊?”

        乔小龙一拍他的后背,笑道:“没问题,我们配合。”

        这可是千载难逢宣传马场的好机会啊!

        就在青砖小楼前,大刘架起了摄像机,董思思在一旁整理了下衣服,清了清嗓子,然后举起了话筒比了个手势。

        “三,二,一,action!”

        董思思看着眼前乔小龙和卜文二人,正色道:“乔先生,这次我们过来,是因为最近网上出现的一条热门视频,据我们调查,与您和这位卜先生有关,您方便讲一下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吗?”

        “噢,那是误会,我们已经和解了。”乔小龙背手回答。

        董思思似乎也有点紧张:“乔先生,我们不太清楚您和他们和解的条件是什么,但有一点希望您明白,暴力逼迁是涉黑,是影响十分恶劣的民生问题……”

        乔小龙和卜文面面相觑。

        这句话成肌肉记忆了?

        嘿,妹子。

        别背贯口了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