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哈哈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弼马温生涯在线阅读 - 第73章 斗嘴

第73章 斗嘴

        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架不住吕小红又轴又磨人。

        乔小龙拗不过吕小红,很快就被她拉到了马厩。

        黄安自然也被拽了过来,这哥们儿昨晚喝了不少,罕见的睡到了日上三杆,没有给马换料换水,也没有去工地抡大锤,最后还是乔小龙把他从床上揪起来的。

        嘿,好兄弟就是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

        一进马房,黄安就打着哈欠开始给马儿们喂水换料。

        这已经成他的习惯了。

        乔小龙老脸顿时一红,这本是他的工作,结果现在全都由黄安代劳了,他还没给人发工资,细想想还挺资本家的。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多反思,就被吕小红拽到了一处空马厩。

        吕小红指着马厩道:“你把那黑马放出来,给它化形。”

        语气傲慢又有些任性。

        说实话,赤兔要不是化身成了吕小红,而是变成了一个男人,这种性格乔小龙理都不带理他的。

        可一个女孩子……

        任性就任性吧,乔小龙就当闺女跟妹妹宠了。

        唉,傲娇的人真难搞。

        乔小龙实在拗不过她,又没有其他办法,只好叹了口气,然后对着马厩中的空地点击了释放。

        眨眼间,一匹身材健壮、体型高大、毛发像绸缎一样的黑色骏马便出现在了眼前,它浑身乌黑透亮、双眼炯炯有神,这种气势让人感觉既雄浑又野性。

        只不过,乌骓通体还有被咬伤、烫伤的痕迹,俨然是昨日和赤兔争斗时留下的伤痕。

        乔小龙一拍大腿。

        糟糕,昨天把“杂牌军”和吕小红、黄骠都治了一遍,怎么把这位爷给忘了呢?

        乔小龙赶忙从手机中取出了【中瓶治疗丸】,拿了一粒药丸进了马房。

        可乌骓却警惕地退后了两步,双目狞视乔小龙,鬃毛陡立,摆出了一副防御的姿态。

        嘿,这倒霉孩子。

        怎么跟要打疫苗的小猫小狗一样?

        我还治不了你?

        乔小龙离它两米远,然后冲它伸手喊道:“不许动,张嘴!”

        技能·强御!

        乌骓不断调整的防御步伐戛然而止,在自己惊讶的目光下,嘴巴应声张开。

        “啊喔……”乌骓惊慌之下只能发出了声奇怪的啼鸣。

        “哎呀,别紧张,马上就好。”乔小龙像个医生一样,一边安慰着乌骓,一边将手中的药丸塞进了它的嗓子眼儿里。

        一切完毕后,乔小龙退后了两步,打了个响指。

        “ok,结束!”

        乌骓瞬间恢复了自由,只见它退了几步,在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后,它的声音慢慢变成了一个低沉的男音。

        “咳咳咳,你……给我吃了什么?”

        哟嚯,这还是个低音炮!

        这得喝了多少汽水儿才能养成这种气泡音啊,老黄……你有劲敌了,可得小心你的赵小姐移情别恋啊。

        被乌骓敌视的结果乔小龙早有预料,毕竟算是自己用强强行将人掳来的,当时赤兔还差点儿把自己踏死呢。

        乔小龙笑了笑,尝试着去缓解乌骓的敌对情绪。

        “我喂给你的是药,看看你的身体就知道了。”

        乌骓仍然十分警惕,但还是应声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身躯,只见他之前和赤兔争斗时所受的伤痕正在逐渐修复褪去。

        它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看着自己的身躯。

        但即便如此,它没有丝毫感激的迹象,而是摆出了攻击姿态继续问。

        “你是什么人?项王何在?”

        乔小龙丝毫没有慌乱,他处理这些事已经轻车熟路了,但在他刚想向乌骓详细讲述当前情况的时候,却被吕小红打断了。

        只见她单手一撑护栏,翻身跃进马房,扛着方天画戟来到了乔小龙的身边,冷冷打量着乌骓。

        乌骓立刻察觉到了她的敌意,气势陡然而起,双目凝视着吕小红。

        得,乌骓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自己的身上了,看来又没机会跟它解释了。

        吕小红将方天画戟一甩,戟尖遥遥指向乌骓。

        “不着急问这么多,一会儿我会打断你的腿,你有很多时间听他讲。”

        乔小龙:“……”

        吕小红,你从哪儿学得这么嘴臭?天天都在看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再看她那根方天画戟,吕小红身高一米七出头,照吕布比大概矮了三十公分,但吕布的方天画戟整个被切断了三分之一,同比计算之下,还是短了些,杵地都没法杵,所以吕小红才一直扛着它。

        姑娘,这戟你真用的习惯吗?

        不过吕小红好像丝毫不在乎戟的长短一般,不停地催促着乔小龙道:“快帮它化形,我要好好教训它!”

        嘿,这丫头!冤家宜解不宜结知道吗?!

        “小红啊……”乔小龙刚想劝两句,但又被打断了。

        扭过头,这回是乌骓。

        “教训我,就凭你那点力气?平时没怎么吃草料吧。”乌骓打了个响鼻,一脸不屑的回应道。

        嘿,你俩故意的是不是!挨个堵我的话!

        乔小龙在无语的边缘,可吕小红已经彻底被激怒了。

        她侧头一拍乔小龙的手臂,生气道:“给它化形,不然我就摘了玉佩和它打!”

        乔小龙奔溃!

        你们不要再逼我了!和和气气的不好吗!

        求助似的看了马厩外的黄安一眼,黄安苦笑着一摊手,递回了个爱莫能助的表情。

        过了半晌,最终开口的还是黄安。

        “小龙,就让他俩打一架吧,说不定打完就好了。”

        唉!

        听了黄安的话,乔小龙重重叹了一口气,但既然一个执意要打,另一个毫无所谓,那他在中间还纠结个什么劲儿啊。

        打吧打吧,疗愈丸管够……

        但想归这么想,还是要定下规矩的。

        “打归打啊,还是要约法三章的。”

        “第一,不许玩儿命!”

        “第二,呃……就一条就够了。”

        跟一人一马讲清楚了规则,乔小龙就来到了乌骓马的身边,他才不管这俩答不答应呢,要是敢下杀手,他立马就使用“强御”,或者用手机把马捉回来。

        从手机里取出了第三枚化形玉佩,乔小龙直接将它套在了乌骓的脖子上。

        “嘶!”

        随着乌骓的一声马嘶,周围顿时泛起一阵雾气。

        待雾气稍散时,已经隐隐绰绰可以在雾气中看到一个身材高大健硕的男子了。

        拨开云雾,乔小龙先是一怔,随后哑然失笑。

        嘿,别听声音那么低沉那么欲,结果相貌还是个十七八岁乳臭未干的青少年,和吕小红差不多般大。

        老黄啊,你大叔的人设保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