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哈哈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弼马温生涯在线阅读 - 第79章 男人的疗愈室

第79章 男人的疗愈室

        拱手送走了白色安全帽,乔小龙又一把拉住了想要离去的卜文。

        “老卜啊,问你个问题……”乔小龙意味深长的说。

        卜文顿时神经绷了起来,心中警铃大作,这是他作为老工具人的反应了。

        “你们单位进的钢筋真没质量问题吧?”乔小龙问道。

        “真没问题!”卜文气的跳脚。

        “那我马场用的这批材料质量还不错喽?”乔小龙看了看黄安手中的麻花钢筋问道。

        卜文听后也看了看那钢筋,神色明显顿了一下,这才回答道:“呃……还不错。”

        嗯?还不错?这明显话里有话啊。

        乔小龙挑了挑眉,什么也没说,就这么看着他。

        终于,卜文还是撑不住了,苦笑道:“乔老弟,你别这么看着我,其实就两种材料,贵的和一般的,质量上都符合标准,正常情况下,如果是桓康自用或自营,我们就用贵一点的,如果是他建、联营或者租赁出去的,我们就用一般一点的,桓康就占你五个点的股份,这连联营都算不上……”

        乔小龙脸色一变。

        嗬~tui!

        分明就是见人下菜碟!

        什么叫贵的和一般的?贵的不就是更好的嘛!

        乔小龙才不管什么质量符不符合标准呢,你要建就给我往好了建!

        “其他的我不管,但我的马场必须用好的那一批材料,不然我可不让你们给我建了啊!你不知道我和桓康赵总是什么关系吗?”乔小龙狐假虎威道。

        “成成成,乔老弟,算我怕了你了!”卜文果断认怂。

        ……

        将白色安全帽送走,乔小龙和黄安径直回到了青砖小楼。

        虽然马场又莫名其妙的联通了另一块儿区域,但这现在不是乔小龙关心的重点。

        还有更棘手的事情需要处理呢。

        餐桌旁,四人各坐一面,乔小龙和黄安将两人分隔开来。

        乔小龙心疼地数着自己所剩无多的疗愈丸,小心翼翼将它们倒回了瓶内,生怕弄掉了一个。

        只剩6颗了。

        这俩败家玩意儿。

        几分钟前乔小龙刚给项小黑服用了一颗,他受伤较重,吕小红刚才那一戟已经刺穿了他的肩膀,把他从手机里放出来的时候,血呼呼地往外冒,跟开了水龙头一样,明显已经把大动脉戳穿了。

        这要是没这疗愈丸,送去就医都来不及。

        至于吕小红,她比项小黑稍微好一些,被踹了一脚应该有些内伤,大腿被麻花钢筋划了一道血刺呼啦的口子。

        乔小龙本来是想给她服用疗愈丸的,但想了想黄安服药后胸口那道狰狞伤疤,他也就作罢了,掏出了医药箱给她喷上云南白药后,就帮她打了个绷带。

        好好的小姑娘,这么匀称的大腿,添条疤痕算怎么回事?

        反正伤势也不算太严重。

        下午带她去医院看看吧,好好打针破伤风,再开点儿祛疤膏。

        疼一疼也让她长长记性!别天天挑事儿!

        至于项小黑……姑且就叫他项小黑吧,乔小龙也没有心情再给他改名字了。

        项小黑也不是什么善茬,他看着面嫩,和吕小红一样只有十六七岁的相貌,但个子却非常高,坐在那里一脸的臭屁像,谁也不搭理,像极了韩剧里拽拽的“校霸”。

        两个人隔着餐桌就这么对视着,眼神的交锋一刻都没停止。

        乔小龙丝毫不怀疑,要不是他没治好吕小红的伤,这俩人能再在这青砖小楼里来一次全武行。

        制止?

        他俩能听自己的才怪了!

        餐桌上的气氛十分紧张,吕小红和项小黑还较着劲,乔小龙也生着气不想搭理他俩。

        最后,还是“老好人”黄安去厨房切了一盘香橙端了回来。

        “好了好了,大家吃点儿水果吧,都别置气啊。”黄安笑呵呵道。

        黄安做了和事佬,乔小龙也就不好再绷着了。

        他敲了敲桌子道:“架也打了,伤也受了,到此为止吧,你俩的恩怨了结了吗?”

        乔小龙从没和他们说过重话,这是他第一次这么生气。

        吕小红双手抱怀,神色冷冷,嘴里还犟着:“了结不了,还没分出胜负呢!”

        嘿,你这丫头是被我惯坏了,都到现在了还这么不识趣!

        乔小龙可算知道养个叛逆期的孩子是什么感觉了。

        项小黑一翻白眼,接着她的话嘲讽道:“蠢丫头你一点力气都没有,再打一百次你也赢不了我。”

        话罢,项小黑拿起了黄安切好的橙子吃了一口,紧接着眉头一皱,当即吐了出来,连手中剩下的橙子也直接丢掉了。

        “呸,真酸!”

        吕小红最爱的就是漫画和水果,一下子就炸毛了。

        “臭小子!”她一拍桌子就要起来和项小黑决斗。

        好在黄安手快,直接抱住了将要暴起的吕小红。

        嘿,这俩完蛋玩意儿!

        乔小龙这下直接火了,从手机中取出了金光缚马索,“啪”的一声就摔在了桌子上,厉声呵斥道:“你俩要是再动手,我真把你们给捆了!”

        隔着黄安,吕小红和项小黑又大眼瞪小眼僵持了一段时间,最后还是吕小红率先翻了个白眼。

        她一把推开了黄安抱住她的手臂,冲项小黑竖了个中指,端起那盘香橙就往房间走去。

        乔小龙在她身后喊着。

        “欸!一会儿把衣服换了!跟我去医院上药!”

        倒八辈子血霉了,要照顾这俩祖宗。

        ……

        不咸不淡的吃了顿午饭,谁也没有说话,气氛冷的可怕。

        吃过午饭后,乔小龙便叫上三人上了车。

        他本意只是想带吕小红去换药,但当他回房间找衣服时,才发现依项小黑这个身高,家里是真没什么其他衣服给他穿。

        这都秋天了,篮球服总不能拿来过冬吧。

        没办法,只能带上他顺便给他买几身衣服了。

        既然吕小红和项小黑都带上了,把老黄一个人扔家里也不合适。

        况且那两位还闹着别扭的,老黄在还能从中斡旋一二,自己的脾气也不怎么好,还是老黄适合干这种活。

        四人坐上了大猛禽,摸着方向盘,乔小龙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要不怎么说车是男人的疗愈室呢!

        乔小龙还特意让吕小红坐上了副驾,把黄安和项小黑安排在了身后,省得这俩在路上又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