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哈哈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一剑绝世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哪那么多废话

第三十七章 哪那么多废话

        牧北古怪道:“你惊喜个什么?”

        项子茂有些激动,指着自己道:“我也是去边境参军!”

        此番独自前往边境,将踏入一个陌生且艰辛的环境,他心中难免有些压抑。

        却不想,参军路上竟多了个熟人,且,这熟人还是牧北,他如何能不兴奋?

        牧北有些诧异,这家伙平素可是奢靡安逸惯了的,如今居然要去边境参军。

        “你这变化,倒是还挺突兀。”

        他说道。

        项子茂自然听得懂牧北话语间的意思,挠了挠头,尴尬道:“之前请爹报复北哥时,答应了老爹事后去边境磨砺半载,所,所以……”

        牧北哑然失笑:“你还挺实诚。”

        项子茂更加不好意思了:“对……对不起啊北哥,我之前实在太混账了,我……”

        “小事,都过去了,不必介怀。”

        牧北拍了拍他的肩膀。

        甲板上海风吹拂,他与项子茂闲谈了一会儿,便回了房间继续修炼。

        时间一天天流逝,项子茂住在第六层,之后,每天都给牧北带来烧鸡烤鹅和一些美酒佳酿。

        一晃,七日过去。

        这天,边境到了,牧北和项子茂一起走下海舸,来到一座城池前。

        城墙高耸,沧桑古旧,其上布满了刀枪痕迹,充斥一股肃杀萧凉。

        这便是大秦的边境城。

        边境城三街十巷,街巷路面坑坑洼洼,城中房屋大多是老旧简陋。

        见此,牧北并不意外。

        此城坐落秦国边境,毗邻宿敌楚国而立,战事冲突常年不断,环境自然不可能好到哪里去。

        两人行至城东尽头,一座巨大的军营横卧于前,环绕萧瑟肃杀的气息,宛若一头嗜血凶兽。

        他们持入军准核证进入军营,一个兵士带着他们前去军机处报到。

        “北哥,你选哪个军类?”

        路上,项子茂问牧北道。

        “步兵吧,你呢?”

        边境三军,实指骑兵、弓兵和步兵。其中,骑兵需契合战马,弓兵即弓箭手,步兵主修己身。

        他觉得步兵最适合自己。

        “我选骑兵!”项子茂憧憬道:“这些年虽很不堪,但小时候,我一直想成为一名强大的骑士!”

        “不错,加油!”

        牧北鼓励道。

        “嗯!”项子茂重重的点头:“我一定不让北哥失望!”

        牧北莞尔:“什么叫不让我失望,最重要的是,不要让你爹失望,更不要让你自己失望。”

        “都一样,都一样。”

        项子茂咧嘴道。

        很快,两人来到军机处,牧北选定步兵,归属步兵营,项子茂选择骑兵,归属骑兵营。

        步兵营和骑兵营都在这方大军营中,只是相隔着一定距离,牧北收好军牌,与项子茂分开,不多久便是来到步兵营,做好各类繁琐登记后,被一个兵士领着来到自己的军中居舍处。

        这居舍其实就是一个巨棚,其内搭有一百张床位,每张床位旁都有一个木制的小柜子。

        牧北来到这里,一眼就看到三个熟人,赫然是录长皓,以及殴打项子茂的那两个壮年。

        几乎是同一时间,三人也看到了他,都是一怔,俨然是没想到牧北到这边境参军来了。

        很快,三人的脸色便都是森冷起来。

        尤其是录长皓,眸光凌厉宛若刀锋。

        牧北扫了眼三人,倒也没在意,寻到自己的床位,自顾自的躺下来。

        “皓哥!”

        录长皓身边,一个壮汉站起身来,逼视牧北这边。

        “不急。”

        录长皓冰冷的扫了眼牧北,让这个壮汉稍安勿躁。

        随后,三人走了出去。

        牧北视若无睹,头枕双手,闭上双眼假寐。

        天色渐暗,这天很快过去,次日天还未亮,哨声便是响彻军营。

        牧北与其它众兵士迅速起身来到军中校场,在教官威严的喝音下,开始为期七日的集训。

        边境三军中,兵士尽为武者,实力不俗,却依旧都得参加集训。

        集训,训的不是武道修炼,而是列阵合击,侧重于群体战斗时的军型变幻以及攻伐阵式。

        毕竟,与敌国交锋时,军队整体而动,若没有阵列配合,全部各自为战,胜率便会很低。

        步兵营总共一万余人,牧北同众兵士一起,于烈日下挥兵列阵,喝音响彻巨大的校场内。

        转眼,七日一晃而逝。

        七天集训后,所有兵士都有为期七日的自由时间。

        这天,牧北离开军营,踏入边境城外的十万大山。

        十万大山不属于秦国,也不属于楚国,夹在两国之间,内里有不少矿脉,也有许多妖兽。

        他此番来十万大山,便是猎杀妖兽收割兽核。

        这兽核是妖兽一身精华所在,为妖兽最珍贵的地方,内蕴浑厚精气,武者可取其内精气修炼。

        修行界,许多武者击杀妖兽,目的就是兽核。

        边境三军设立军功制,兵士可通过各类途径获取军功,其中一个途径便是上缴兽核。

        一阶妖兽的兽核,一颗得一分。

        二阶妖兽的兽核,一颗得两分。

        三阶妖兽的兽核,一颗得三分。

        以此类推。

        另外,击杀敌军和有效情报等,也都可获得军功,且远比上缴兽核所获得的军功高。

        只是,斩杀敌军和有效情报太难了,相比起来,收集兽核则要简单许多,许多兵士便都是通过猎杀妖兽上缴兽核来赚取军功。

        军功可是关系到未来的军职的!

        牧北赚军功倒不是在乎军职,他在乎的是几个月后军中大比的冠首奖励,地心灵髓。

        这事关他修复经脉,非常重要!

        而决定冠首的一个重要因素,便是军功,这军功对于现在的他而言,自然便很关键。

        十万大山并非有十万座大山,只是一个命名而已,其内参天巨木极多,阳光透过茂密的枝叶,在地面上映射出一块块的光斑。

        牧北行入大山,一路朝中心处走去,大概半个时辰后,前方出现一头浑身布满利刺的妖兽。

        它形如刺猬,足有丈许高,一双凶眸散发着绿油油的光泽,发现牧北后,一跃便扑了过来。

        奔跑迅捷如电,扬起大片沙尘。

        “三阶妖兽,沙猡蒙。”

        牧北不退反进,一拳轰在对方腹部。

        沙猡蒙被震退丈许,双眸凶光大涨,一声怒啸,再次扑来。

        不过,就在下一刻,它忽而剧颤,哀嚎着倒地抽搐,口鼻齐齐溢血,转眼便没了气息。

        “威力不错。”

        牧北暗自点头。

        方才他挥出的可不是普通一拳,而是之前抽空所修炼的九品上等武技,碎心拳。

        修行这宗武技,需对力的御用达到一个非常精妙的程度,一旦有成,一拳挥出,攻外而伤内,敌人表面看似毫无伤痕,内部却可能已经五脏皆碎,类似于传闻中的隔山打牛,极其强横!

        他在郡城时,已将这宗武技修炼至初成,方才那一拳,一般的蕴血境巅峰武者也扛不住。

        从纳戒中取出一柄锋利匕首,他切开沙猡蒙的头颅,于其内取出一拳头大小的暗黑血石。

        血石表面光滑,有三道微不可见的纹烙,能感受到内蕴有一股精纯气息。

        这便是沙猡蒙的兽核了,一颗三阶兽核。

        牧北收起兽核,继续往前走。

        十万大山内妖兽很多,却并不是随处都能看到,接下来的几个时辰里,他也就寻到七头妖兽。

        七头妖兽中,两头四阶,两头三阶,三头二阶,全部被他斩掉取出兽核。

        太阳开始落下,牧北割下几斤三阶妖兽的兽肉,架起火来烤炙。

        油滴落在火上嗤嗤的响,不多时,兽肉变得金黄,有酥香传出。

        牧北撕下一块烤熟的兽肉,一番咀嚼后咽入腹中,顿时便觉得腹部处升腾起一股灼热感。

        “不错。”

        妖兽浑身都是宝,食兽肉可滋补气血,温养肉身,对修炼有一定的好处。

        就在这时,伴随着脚步声,三个男子朝着这边走来,都在二十五岁左右。

        其中一人,牧北认得,录长皓。

        旁边两人,一个身材魁梧,握着一柄阔刀扛在肩上,另一个腰佩长刀,身穿黑甲衣。

        “看起来,你小子似乎收集了不少兽核。”魁梧男子走到牧北身前蹲下,自顾自拿起一块兽肉啃起来,满嘴流油:“作为新人,你可知道规矩?首次入山所得兽核,得献给老兵!”

        他盯着牧北,一脸戏虐。

        牧北咬了口兽肉,抓着手中兽肉的末端如皮鞭般抽过去,啪的一声落在对方脸颊上。

        “砰!”

        伴随一声闷响,魁梧男子倒飞,两颗牙齿混合血水从口中落出来。

        录长皓脸色顿时一寒,黑甲男子则是目光凌厉起来:“刚入军便敢如此,嚣张跋扈!”

        牧北甩手便将手中的兽肉投掷过去,宛若一颗坚石砸在对方脸上,顿时间鼻血横流。

        “想动手直接点,哪那么多废话?”

        他说道。

        这两人随录长皓一起,刻意挑衅,摆明是来帮录长皓找回场子的。

        魁梧男子已是站起身来,与黑甲男子一样,皆是凶戾的盯着牧北。

        “我早说过了,他不一般!”录长皓冷厉的盯着牧北:“一起上!”

        拔出短剑,他与魁梧男子以及黑甲男子一起动了,同时攻向牧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