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哈哈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一剑绝世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 剑名原始

第八十一章 剑名原始

        洞府里岔道极多,加之光线不是很亮,走在其中,时不时倒容易迷路。

        大概一个时辰后,前方出现一座石室。

        牧北走进去,里面有几个木架,盛放着一些瓶瓶罐罐,表面满是灰尘。

        他拍掉灰尘,而后发现,这些瓶瓶罐罐里竟都是装着丹药。

        不过,这些丹药大部分已发霉,只剩下一瓶保存的比较完好,上面写有【融元丹】三个大字。

        牧北扒开瓶塞,顿时间,一股浓郁的药香和灵气扑面而出。

        其中有三十颗拇指盖大小的丹丸,丹丸表面有紫白色纹烙。

        “赚了!”

        他眼中划过一抹光亮。

        参悟药典这么久,他自然知道融元丹,四品宝丹,对合一境的武者有着难以想象的作用。

        修为到了合一境,需使淬炼后的皮肉、骨骼与血气再进行契合融洽,这个过程非常艰难。

        而这融元丹,便是为此境的修炼而生,可使这个境界走的既顺畅又稳健!

        他距离合一境已经没有多远,如今有了这融元丹,便可解决接下来合一境时的修炼所需!

        普通合一境修士,三颗融元丹足以,他修一剑绝世,消耗必定会多,但三十颗也足够了!

        “交出来!”

        一道声音响起,两个青年走了进来。

        两个青年容貌极其相似,一个身着紫衣,一个身着金袍,高高在上的看着牧北。

        牧北扫了眼两人,收起融元丹朝外走去。

        紫衣青年豁的动手,一拳轰向牧北面门。

        拳式凌厉逼人,俨然是一宗强横的拳技。

        牧北持梼杌剑,一个疾刺点在对方眉心。

        血水顷刻流出。

        紫衣青年拳头还在半空,身躯顿时僵住。

        他能感觉到抵在眉心的剑的锋利,只要牧北一用力,瞬间可贯穿他头颅。

        一时间,他不敢乱动了。

        金袍青年脸色一沉,看着牧北道:“立刻放了他!”

        牧北看向他,持剑的手朝前轻轻一顶,剑尖顿时没入紫衣青年眉心小半寸,血水嗤的迸溅。

        金袍青年脸色变得森寒,死死盯着牧北:“你可知我等是谁?魏国皇子!你这是在找死!”

        牧北看着他:“服个软求个饶,我或许会留情,威胁我?”

        他持剑的手又朝前轻轻一顶。

        嗤!

        大片血水从紫衣青年眉心溢出,令的紫衣青年面露恐惧。

        金袍青年面孔狰狞起来:“我发誓,你若敢杀他,我必杀光你全家!”

        牧北持着梼杌剑猛的朝前一推,噗的一声,紫衣青年的头颅被贯穿。

        “二弟!”金袍青年嘶吼,近乎发狂的盯着牧北:“你该死!你……”

        牧北疾步而上,瞬空斩施展开来,一瞬间割下对方头颅。

        他将两人的纳戒拔下,意念先后探入,共发现一百多块二品上等灵石、几株灵药、几件不错的兵器以及数百万银票。

        总的来说,价值不俗。

        他离开石室,继续往洞府深处走去,途中看到了几具尸体,俨然是争夺宝物时被人杀死。

        他往前走,而后,洞府内的其它岔道渐渐开始朝着同一方向汇聚,最终汇聚到一条道上。

        沿着这条唯一府道,大约半个时辰后,他走到尽头,前方横着两扇巨大石门。

        石门高丈许,重若万斤,附近围了不少人,相互间保持着警惕。

        与此同时,有人在全力轰击这石门,想将之打开。

        咚咚咚!

        一次又一次的撞击,终于,两扇石门被强行轰开。

        一行人鱼贯而入。

        牧北也踏入其中,就见着,石门后是一片非常宽敞的空间,足有数百个平方。

        这片空间正中心处躺着一具枯骨,不知已经死去了多少年。

        枯骨旁边,一块拳头大小的光团漂浮在距离地面五尺位置的空中,熠熠生辉。

        “道源!”

        三个老者突然出现。

        “长老!”

        有洞天弟子惊呼道。

        这使得六大国的一些青年动容,这三人竟是洞天大教的长老!

        三个老者死死盯着光团,他们本是此次洞府历练的监视者,却不想府里居然发现了这等神物。

        而这时,牧北的脸色变了,他体内的神剑此时竟自行抖动起来,似在催促他将那光团取过来。

        嗖嗖嗖!

        三个老者同时冲向那道光团,且,各自朝着另外两人动手。

        三股狂暴的气刃席卷开来,光晕灼灼,似可轻易割裂空气。

        内气出体,元道强者!

        其中一个紫袍老者靠到近前,手心压到光团上。

        然而,还未等他露出激动的表情,便就被一股无形力道震飞十数丈远,有血水从口中流出。

        另外两个老者动容,相继停下来,一瞬不瞬的盯着那光团。

        其中一个黑袍老者扫了眼枯骨,沉声道:“想来这就是当初的洞府之主了,建立这座洞府,应该就是在这里发现了道源,想将之收为己用,可惜没成功。”

        “古籍记载,道源乃大道精华,常人难以降服,果真不假!”

        旁边的黄袍老者道。

        紫袍老者已经走回来,死死盯着那道源,却是没有再出手。

        刚才那下,他被伤的不轻。

        见着三个元道强者都停了下来,其余人更是不敢轻举妄动。

        毕竟,刚才那个元道级的紫袍老者只是碰了下道源,便遭了重创,他们上去,估计会死。

        这片空间随着寂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团道源上。

        便是这时,一道身影冲了出来,冲向道源。

        正是牧北!

        牧北速度极快,刹那间便冲到近前,一把将道源抓到手中。

        而后,拔腿便跑。

        众人齐齐怔住,元道强者都无法触碰的道源,竟被一个养气境武者如抓皮球般握到手中!

        “快追!”

        不知是谁喊了声,众人一窝蜂的追出去。

        牧北已经跑出数百米,手中的道源如水般没入他体内,转眼便被体内的九色异剑吸进去。

        这很诡异,但此刻牧北却是压根没功夫去在意这等诡异,后面有一大群人正朝着他追来!

        其中甚至有三个元道强者!

        三个元道强者速度快的吓人,最多再有十个呼吸就能追上他。

        这等情况,他哪有时间考虑其它,直接将风行九转施到极限。

        “少年,进来。”

        就在这时,一道女子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牧北动容,谁在说话?!

        这个念头刚生出,他身畔的空间突然如水纹般波动起来,直接将他卷了进去。

        “人呢?!”

        三个老者追到这里,眼睁睁看着牧北突然消失在视野中。

        “找!”

        三人相继散开。

        ……

        视野漆黑如墨,牧北感觉双目宛若失明了一般,什么也看不到。

        下一刻,当眼中有了些许光亮,他扫视四周,周围一切全变了。

        放眼望去,他现在已经不是在洞府,而是处在一片无垠荒漠中。

        不远处,一柄巨剑悬浮于空,约有九丈,密集的古纹横呈剑表,仿似天地初开时便存在的般。

        牧北变色,眼前这柄巨剑与他体内的九色神剑,除了尺寸不一样外,其它地方没有任何区别。

        这是怎么回事?!

        这片荒漠又究竟是什么地方?!

        他之前明明是在那处洞府内,怎么突然出现在了这片荒漠中?!

        “感觉如何?”

        之前的那道女声再次响起。

        前方,一个女子忽而出现。

        女子白衣素裹,飘飘若仙,坐在巨剑的剑柄边缘,浅笑安然。

        牧北顿时怔住,眼前这个女子太美了,美的不讲道理,他竟是找不出任何词语来形容。

        倾国倾城?

        闭月羞花?

        不够!

        甚至,他觉得以这等词语来形容这个女子的容貌,是一种侮辱。

        他还从不曾见过这般漂亮的女子!

        梦里都未曾见过!

        不过,他很快便回过神,警惕的看着对方:“你是谁?!”

        突然出现在这片荒漠中,一柄巨剑悬浮于空,又出现这么个白衣女子,这一切都显得很诡异。

        他无法理解,所以自然不能大意。

        “开场白略显老套。”白衣女子看着他:“此番心情尚可,除我是谁外,解你三个疑惑,问吧。”

        牧北依旧保持警惕,顿了顿道:“这片荒漠是怎么回事?”

        “剑内空间。”

        白衣女子道。

        牧北动容,这片荒漠,是他体内那柄异剑内蕴的空间?

        这实在是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这柄巨剑又是怎么回事?”

        沉默了下,他道出第二个疑惑。

        “你体内的剑,于这片空间所生的实质化投影。”

        白衣女子道。

        牧北怔了一瞬便明白过来,简单来说就是,这巨剑和这荒漠,都是因他体内的异剑所形成。

        “我体内那柄剑是什么剑?”

        他又问道。

        这才是他真正最在意的问题。

        体内那柄剑实在太不寻常了。

        “原始剑。”

        白衣女子道。

        “其它呢?”

        牧北追问。

        白衣女子自上而下的看着他,浅笑道:“三个问题已过。”

        牧北:“……”

        ……

        ps:今天的第五更送上,希望小伙伴们看的愉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