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哈哈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真君请息怒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邪修人皮诡,得宝太阴图

第三十六章 邪修人皮诡,得宝太阴图

        五脏华宝…什么东西?

        王玄有些好奇,他倒是听说过猪宝、牛宝、狗宝,各有功效,可入药,难不成修士体内也能结出?

        而且看李老道模样,分明是个宝贝。

        同样震惊的,还有安鼠生。

        “我的!”

        他原本绝望的面孔上露出狂喜,甚至不惜挨了王玄数枪,身形风驰电掣,抓向宝石。

        “想得美!”

        李老道也瞬间炸毛,浑身金光轰然炸裂,速度不弱于安鼠生,只是脸色惨白,口角溢血,显然在拼命。

        嘭!嘭!嘭!

        二人速度极快,以至于其他人只能看到一黑一金两道身影,在空中不断碰撞,发出剧烈轰鸣。

        李老道终究年老体衰,即便动用秘术也支撑不了多久,被安鼠生一掌击在腹部,体表金光咒破碎,滚落在地。

        但安鼠生也没好的哪儿去。

        他原本就在崩溃边缘,过度动用邪神之力,又无血肉祭祀,只得以自身精血供养。

        此刻,原本肥硕的身形彻底走样,皮包骨头,腰背佝偻,眼角深陷,宽松的外皮层层耷拉,活像个怪物。

        更可气的是,当他击飞李老道后,王玄已面色平静,不慌不忙将五颗宝石揣入怀中。

        李老道口角溢血,挣扎起身,喘着粗气道:“做得好,切不可让他吞掉五脏华宝,否则立刻能补全缺憾,到时咱们都要死!”

        “嗬嗬……给我!”

        安鼠生此刻已彻底疯癫,竟四肢着地,如野兽般向王玄扑来,每一下都溅起大片土石。

        王玄冷漠一笑,扭头便跑,同时沉声道:“谁都别过来!”

        李春娘愕然:“如此紧要关头,他竟要夺宝而逃?”

        陈琼脸色凝重,摇头道:“不,王兄是在以自身为引,拉开距离,妖道已在崩溃边缘,只要挡住片刻,便能令其反噬而亡。”

        李春娘咽了口唾沫,“一个人?”

        陈琼眼角抽了抽,“事到如今…走,我们去守住伤者!”

        不提二人配合,王玄却是越加冷静。

        他身形犹如利箭飞奔,身后呼啸声却越来越大。

        王玄也不惊慌,忽然扭身一记回马枪。

        嘭!

        枪尖钉在安鼠生胸口,难以刺入。

        同时一股巨力传来,王玄脚下土石碎裂,拖出长长痕迹。

        生死关头,王玄终于爆发。

        “杀!”

        围绕尸狗煞轮的一个小煞轮瞬间裂开,汹涌血煞之炁灌注全身,腰背似老龙,双臂如熊罴,枪影暴雨梨花般迸发。

        嘭嘭嘭……

        密集爆裂声不断,气浪尘土翻卷。

        王玄自知无法穿透对方皮肤,干脆放弃进攻,全力防守,游龙枪奇正相合,拨拦挑拿,不动如山。

        他却是有些多虑,安鼠生如今已彻底疯狂,早已忘记去抓伤员,漫天爪影飞舞试图靠近,但每次都被王玄挡住。

        三尺之遥,犹如天涯。

        战意勃发毕竟只是爆发技,无法持续。

        但就在煞炁刚有回落时,王玄再次爆发第二个小煞轮,将安鼠生死死压制在原地。

        渐渐得,安鼠生身形越发瘦削,漆黑指甲破碎,体内传来骨骼咔啦咔啦碎裂声,然而却攻势不减。

        轰!

        王玄一咬牙,第三煞轮也随之爆裂。

        他心中微沉,这妖道求生意志简直匪夷所思,明明已神志不清,犹如行尸走肉,却依旧不肯死。

        看来,要再次引开,让那丑佛儿抗一会儿。

        然而就在他准备后退时,安鼠生却忽然爆发,身形快得难以看清,王玄只来得及一个后仰,衣襟便撕拉一声破裂。

        五颗宝石远远滚了出去。

        不好!

        王玄顿时炸毛,全力挡住安鼠生,同时一声嘹亮口哨。

        唰!

        从洞口窜入个黑影,却是小黑狗阿福。

        如今的阿福被王玄整日煞炁灌注,身形格外矫捷,兼之心意相通,赶在安鼠生之前一一叼起宝石,跑向陈琼那边。

        “干得好!”

        原本吓了一跳的陈琼和李老道顿时松了口气。

        另一边,安鼠生终于支撑不住。

        被王玄再次挡住后,噗通一下倒在地上。

        他此时两眼已成空洞,却依旧盯着小黑狗阿福方向,缓缓伸出手臂后,彻底僵直不动。

        吧唧吧唧…

        诡异的咀嚼声传来,安鼠生身形不断缩小,就像在被自己皮囊吞噬,最终竟只剩下一张人皮。

        人皮上,三眼道人刺青越发阴郁。

        王玄眉头一皱,好邪门的玩意儿!

        他忽然心中微动,白三僖老头说布置阴煞之地,需要大凶之物,这玩意儿应该够凶吧…

        另一边,李老道面色惨白,挣扎起身,脸上都笑出了褶子,对着小黑狗阿福伸手道:“好畜生,乖,把五脏华宝吐出来,贫道管你十年肉骨头……”

        阿福扭头看着他,后退一步。

        咕咚!

        咽进肚里…

        李老道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

        天光渐亮,依旧大雪漫山。

        镇邪军府的士兵们虽然累了一夜,但还是强打起精神,掘开那坍塌的山崖土石,将所有古尸拉出剁掉头颅。

        僵尸这种玩意儿,只要体魄犹存,深埋于土下便可吸收地炁月华,再次作祟。

        昨夜只是权宜之计,必须斩断祸根。

        陈琼带着丑佛儿在旁协助,以防有石尸精存在。

        “暴殄天物啊…”

        李老道衣袍碎裂,披头散发,望着小黑狗阿福,一幅恨不得要杀狗吃肉的模样,“五脏华宝啊…竟被一畜生吞了。”

        “汪汪!”

        阿福朝他叫了两声,随后一闪躲在王玄身旁。

        “道长何必与小狗一般见识……”

        王玄头也不抬,望着手中卷轴。

        这便是太阴炼形图,打扫战场时从一玄道人棺椁中找出,不知是何种动物皮革制造,历经数百年仍光滑整洁,颇为厚重。

        上面阴刻着一幅图案:

        道人盘膝而坐,浑身上下都是各种大小不一黑点,还有复杂曲线连接,上方是一轮巨大明月,旁边布满星斗。

        图上除了《太阴炼形》四字,剩下再无半句口诀,但每当凝神观察道人,便会感觉斑点曲线不断游走,颇为玄妙。

        “你懂个屁啊!”

        李老道摇头哀叹道:“五脏华宝世间罕见,修道者炼精化炁,达到五气朝元巅峰之境,纳金木水火土五行元炁,死后灵炁凝聚为石,相当于佛门大德舍利子。”

        “老道若将其入丹炉,说不定能炼出五元灵丹,吃一粒便可调理五脏,百病皆消,增寿二十年,一炉至少能炼十颗……哎,真是时运不济。”

        王玄眉头一皱,“狗吃了会怎样?”

        李老道摇头道:“贫道也不知,这五脏华宝珍贵至极,从未听说过喂狗的!”

        “还有你,五脏华宝喂了狗,人皮刺神图也抢了,太阴练形图总该给贫道吧,你要那有何用?”

        王玄淡然一笑,没有说话。

        天道推演盘列表上,已然出现了太阴炼形术(残)…